主君的太陽第1集劇情介紹

 

FROM:YOUTUBE

電閃雷鳴的夜晚,樓下的燈都被擊毀,泰孔實在樓下整理東西看見一個人影跟著自己,她匆忙上樓但是打不開門,背后看不清的臉漸漸清晰,變成奶奶的臉。孔實將存折交給奶奶讓轉交的人,奶奶讓她轉代警告她兒子不要再賭博,她兒子和妻子爭吵著分錢,奶奶看看孔實點點頭走了。

告訴中原房子鬧鬼,他不想賣房了,因為照片旁那朵花有靈性,告訴他不可以賣房,中原站起來說他和花商量,中原站在花前面問畫愿不愿意賣房,如果答應就點點頭,否則剪掉它,中原剪掉花離開。

回去的路上孔實站在路邊向中原的車招手希望載她一程,中原沒人開車人停下,忽然閃過一道光,開車人停下了車,孔實站在車門口嚇中原一跳,她打開車門上車,說些奇怪的話讓中原听不懂,孔實說大嬸告訴她會有車,她看見中原手里的資料碰時被麻了一下,中原心情不好,車正在行駛孔實又看見靈魂,她抓住中原,靈魂消失了。中原將孔實帶到首爾,開車人讓她喝茶,她借口出去一下,端著酒敬死去的人,她自言自語和路上看見的人說話,中原找到她無語,孔實追中原拽著他的衣服說一直有人跟著她,她一碰到中原就消失了,中原拋下孔實坐車離開了。

中原在車上看見自己剪掉的花,想起孔實的話將花叢車窗拋出。孔實做夢有人在挖墳墓,她想讓雨趕緊停下。

中原視察公司的情況,听到劉海城結婚的消息,但是照片上新娘的臉被挖去,公司的人也在討論這件事。孔實給倆小孩說了自己的事,不論她做什麼工作總有人跟著著她,讓她無法忍受,她的周圍總是有靈魂出現,小孩讓她趕緊找個男人保護她,她想起中原。

海城拿著照片對中原說那女人是他前女友,他被拋棄了,中原讓他徹底斷絕這種關系。孔實去找中原,中原還在開會,孔實在他辦公室門口看見一個女人身影,她大叫一聲跑快,那個女人讓她告訴海城樹底下的故事,她想要進電梯和海城說時被中原揪住頭發,中原讓她回去,孔實說如果他在她身邊她就會看不見那些人,但是中原不理解還是將她趕走。

中原電腦上查閱資料,他的特异可以看見字下面隱藏的字。一個人在城里租了房子,他在陽台上看見孔實,看見她被太陽晒著就拉床單幫她遮住,孔實掙開眼看見有人影就將他推翻了,孔實說她以為他不是人,他和她開玩笑說她像個晒太陽的小貓,等他走后那個女人出現讓孔實去找海城。她了解了女人和海城之前的事,本來要結婚的海城在鏡子里看見前女友。

又有人給海城寄照片,海城想起他的前女友,他的經紀人說會幫他解決。孔實在停車場等開車人,她拜托他將東西交給海城,海城會來見她,孔實看見向車子走來的中原趕緊逃跑了。孔實在樹下等候,中原拿著美景的照片找到孔實,孔實說她已經死了,她只是想轉達美景的心意。中原將美景的畫像撕碎洒向天空。

孔實回去時看見奶奶的兒子又去賭博,她沒能阻止住。孔實一個人走在路上,美景跟著她,她大喊讓美景離開她,因為她她被人當作瘋子。

中原和海城坐在一起,中原說不管怎樣會處理好這件事。孔實收到信伊玲讓她見海城。中原去參加海城的婚禮,孔實抱著美景的骨灰盒也去了,中原看見她就讓保安攔截她,監控室收到消息。孔實是新娘伊玲的朋友,所以她确認身份后進去會場。孔實見到海城,海城問她美景在哪,他憤怒的扔掉美景的骨灰盒,孔實才慢慢開口說美景已經病死了,她只是來轉達她的心意。

伊玲沒有等到海城,海城消失了。中原想起孔實,孔實陪著美景聊天,她安慰美景放下海城,是美景自己提出分手的。海城來大樹下找美景,他看不見美景,穿過美景的身體撫摸大樹,美景触碰他的背他竟然有感覺,美景的愿望達成,孔實終于幫美景完成心愿。孔實轉身看見中原。

海城進入禮堂一拳打翻經紀人,伊玲在后台等他,伊玲打他一巴掌,倆人的婚禮未完成。中原對海城的做法很生氣,他詛咒海城在足球場上的技朮下降。海城回去時轉達孔實的話給中原。孔實無法安心入睡,中原听了海城的話去找孔實,他看見孔實昏迷的樣子問孔實他身邊有什麼,孔實竟然抱著他安然的睡了。

 

主君的太陽第2集劇情介紹

 

中原推開趴在自己肩上睡著的孔實,孔實實在困得慌讓中原和她一起睡,中原說孔實色誘他,嫌棄她頭發臟,中原問她是否認識喜珠,孔實才知道他身邊的那個死去的女子的名字。中原想起公司人討論他的私生活,就說他身邊有一個死去的女人。孔實說是他那天發火說死去的人不要再糾纏她才看見,中原讓她証明,孔實指著搖搖椅說沒風搖椅卻在動,那個男人走向孔實,孔實抓住中原的胳膊那人就消失了,孔實讓中原和她一起睡,中原哪會同意她的要求,他走到搖椅旁晃動搖椅,孔實又看見那個死去的男人。

中原認為孔實是在意他的錢才要和他在一起,他讓孔實學學Candy怎樣吸引人,孔實還真的學習,中原離開了,孔實說太陽升起她會去找他。姜宇看見中原坐車離開,他疑惑他怎麼在這。中原在家也變得有些疑神疑鬼。

在學校召喚恩雪,問她是誰將她害死,筆真的指向一個女生,老師打開燈嚇同學們一跳,很多人莫名受到恩雪發來的短信。副社長向中原匯報恩雪的事,中原不相信,副社長說這很神奇,中原打開窗帘說對面那個Kingdom更應該關注,他讓副社長多拉點客人來。

孔實去公司找中原看見公司招聘兼職,她去找朋友說她在Kingdom找到工作,朋友問她為什麼一個人喝兩杯咖啡,孔實說一個孩子跟著她要喝,孔實將咖啡推到那孩子面前和朋友打了招呼就走了。

學校里恩雪的朋友還在追究恩熙的死,中原看見有人在公司噴泉處照相,女生掉進噴泉說這是鬼噴泉,中原不高興,那是他花費大价錢才建筑的。他看見孔實在公司干活打掃衛生,他問孔實噴泉有沒有鬼,孔實說沒有,她以為社長終于相信她的話了,但是中原還是一樣的表情。副社長說事情有所變化,在噴泉處的照片被曝光,主持人講說了終于和其前女友的事,孔實看了說照片后的女人不是她看見的,中原還在看著報道,他關上電視出去,孔實說那個女人不是喜珠,中原讓她閉嘴,他自己走了。姜宇看見孔實和中原說話。

學校恩雪的朋友還在猜測,他們商量一起去噴泉處看看。

對中原說喜珠的事他不會置之不理,中原說如果那樣要將他的錢也一並要回來, 拿出報紙問中原就沒有一點受刺激,中原嘴硬說沒有。孔實拿著照片想那個人是誰,承模哥弟倆讓孔實去找那個死去的人,孔實听了他們的意見拿照片起身走了。孔實去了公司噴泉,她一個個打開衛生間的門,看見真的有人,還有其他人,她問那些人有沒有見過照片上的人,沒人告訴她。

孔實一個人坐在走廊上想事情,姜宇在監控室看見她就找她送她回去,三個學生也來到公司找恩雪說話,姜宇送孔實下樓,孔實說有四個人,姜宇只看見三人,孔實見到了恩雪,姜宇去追三個學生。孔實找到三個學生拿著照片問他們事情。

中原去了他和喜珠被抓的廢棄的地方,司机問他對那些人沒有有沒有印象,中原只想起喜珠出現在自己面前,他對司机說沒看見那些人的長相。伊玲和 見面問是誰給海城照片, 說她老公知道會告知的。孔實攔住中原的車,告訴他她知道照片里的人是誰,她帶中原見了三個學生,老師審訊他們,三個人還責備是恩雪的錯,她們討厭恩雪是個衰人,有一天他們拒絕帶恩雪出去玩,在噴泉旁他們三人照了相。他們認為是恩雪詛咒他們。

孔實說不是,她知道恩雪的手机在誰的手里,孔實要出手机, 說因為恩雪死的那天她看見恩雪和他們了,恩雪還買了飲料給他們送去,丟下了手机,她親眼看見恩雪被車撞死。孔實想要出手阻止混亂的學生被中原制止,回去時她還是放不下心,她拿著恩雪的手机給三人發短信,三個人說出心里話向恩雪道歉,他們看見自動飲料机出來三瓶他們各自喜歡的飲料,恩雪原諒了他們,孔實又完成一件好事。

中原和司机看著孔實仰望天空,他讓司机開車走了。晚上孔實問司机還愿不愿意讓她在公司打掃,司机說當然但是中原有條件。孔實解決了鬼噴泉的事,大家都在往噴泉里投錢許愿,中原讓下屬打廣告說這里可以實現愿望。

中原姑姑找他說珠的事,中原說他認為那件事不是他的錯。中原在家看清喜珠的臉,喜珠向他道歉,喜珠讓他感到冤屈。姜宇看見孔實和大嬸在說話,他感到奇怪,孔實告訴大嬸讓她回去祭奠她丈夫,中原姑父對媳婦說了孔實,她去見了一下長相。姜宇下樓邀孔實一起回去,中原看見心里不爽,他走到孔實身邊,孔實說不應該告訴他喜珠在他身邊讓他有負罪感,姜宇在外面等孔實出來,中原讓孔實交出她看見的人。

 

 

主君的太陽第3集劇情介紹

 

孔實想讓中原陪在她身邊,她害怕那些鬼,中原討厭她的糾纏,姜宇在外面等不到孔實,在大廳看見和孔實在一起的中原。晚上安代理還在公司送資料,她看見一個好看的鞋子就撿了起來,撿起鞋子詭异的事就開始發生。安代理急忙從樓梯下去,一個手拽住她的腳腕使她摔倒,孔實和中原听見聲音趕了過去,安代理說她被什麼東西絆住了,中原檢查了樓梯沒發現什麼奇怪的,他讓姜宇送安代理去醫院,孔實留下打掃樓梯衛生。

 

孔實看見那個鞋子,她想試穿,那個鞋子的主人(允熙)出現,孔實丟下東西就跑但是沒有放下手里的鞋。允熙追著孔實,中原恰好自己開車離開,他琢磨許久才啟動車子離開,孔實攔住他的車子請求上車,但是中原不開門開車就走,走了一段放心不下孔實,從鏡子里看見孔實抱頭害怕的樣子,他還是倒車回去了。中原剛下車孔實就抱住了他,監控室的人看見主君沒有推開這個抱他的女人。

 

允熙是出車禍離開的,警方正在處理她的屍體。在醫院安代理需要治療,姜宇就在外面等候,伊玲偷偷從醫院跑出來,怕被人發現躲在姜宇后面,避開人們走向車子,但是她拿不到車子里的東西,姜宇覺得她的行為奇怪就跟了過去,知道情況后幫伊玲拿出錢,但是只有一千,姜宇掏錢給伊玲買了東西,伊玲給他電話號碼說以后還他錢,姜宇拒絕了。

 

去醫院認領了允熙的屍體,他趴在允熙的屍體上,臉上的表情由哭轉變為笑。孔實和中原去醫院找允熙的屍體,因為剛才跑的時候孔實丟掉一只鞋,她腳上套著紙盒進了醫院,中原覺得丟人。在醫院里他們見到允熙的屍體,孔實問中原該相信她了,中原說他又看不見,孔實形容允熙的樣子,真的嚇到了中原,她抓著中原的衣領不放手。

 

中原的母親得到中原和孔實抱在一起的照片,她和 副社長說這件事,副社長說中原有計算頭腦,他不會做沒把握的事。

 

中原甩開孔實的手,他們在休息的地方看見允熙的丈夫,他打電話笑著說允熙死了,正合他們意。孔實在猜想允熙到底發生過什麼事,中原對她的事沒有興趣,他讓孔實打扮一下自己,不要再煩他,說完就走了。

 

孔實踩著紙盒走在路上被大家嘲笑,身上又沒多少錢。中原開車離開時又打開車的后備箱,他看見里面有鞋就想起孔實,還試了試紙盒的結實度。孔實在公交站牌遇見姜宇,姜宇幫助她打的,孔實背后還有人跟著她。中原車的導航儀走,警方在醫院調查允熙丈夫允熙為什麼只穿一只鞋,允熙媽媽哭個不停。

 

姜宇送孔實到樓下,他問孔實和中原的關系,他們關系看起來很特殊,孔實說他們沒特殊關系。姐姐看見孔實和姜宇在一起就問他們什麼關系,孔實回家給姐姐講了,姐姐讓她先吸收了他的陽氣再說,姐姐說讓孔實睡覺,孔實說她怕自己放下心睡了又和以前一樣。中原查看了商場的情況,孔實也來這家商場找線索。咖啡廳的店員正在討論允熙夫婦的事,孔實找姐姐說那件事,姐姐讓她好好在這里打掃衛生工作。

 

伊玲在商場看見孔實,孔實問安代理那天晚上的情況。孔實一個人在想象,中原走到她身邊,他正譏諷孔實,孔實看見一個女人穿著和允熙一樣的鞋走過,她跟著那個女人到了皮包店,發現那個女人和允熙的丈夫偷情。孔實想到了允熙的死因,允熙就是看見老公的背叛和想要謀殺自己。允熙匆忙之間跑掉一只鞋,開著車在路上狂奔,志成在后面追她,她只顧看后面志成的車,不小心撞在前面的車上導致身亡。

 

中原讓司机注意孔實的情況,調查了和允熙穿一樣鞋的女人。孔實去找了志成,拿出鞋子讓他看,恰好岳母給志成送飯,志成不承認孔實拿的是允熙的鞋,他拿著情人的鞋讓岳母看說找到允熙的鞋了,孔實對允熙母親說志成是坏人,孔實看著站在旁邊的允熙惱怒了,大家都以為孔實是瘋子,保安拉扯間孔實摔在地上,伊玲听說孔實病很重,現在看見竟然是真的。志成和岳母離開時听見中原喊孔實並且伸手拉起她,中原讓司机拿出另一只鞋子比較,圍觀的人唏噓不已,岳母問志成怎麼回事,中原讓人將志成的情人拉了出來,真相大白,孔實說了允熙留給志成的話,志成攙著情人離開。

 

允熙的母親拿著女人的鞋子痛哭,允熙抱了抱母親,心安的離開。伊玲看見姜宇感謝他上次幫忙的事,姜宇說自己有事離開了,在商場下听保安說是中原親自來處理了事情。保安

 

告訴孔實他是在醫院門口看見志成扔了鞋子,所以撿了回來,孔實故意嚇中原,她說會讓他見到喜珠。

 

孔實在姐姐工作的地方,一個人邀請孔實和他們一起去聚會,姐姐听說姜宇也回去就讓孔實也去了。孔實喝醉了,姐姐故意將她扶到姜宇身邊,孔實對姜宇說喝醉會變成另外一個人的。中原想起在學校時和喜珠在一起的事,孔實喝醉走在路上,看見中原背后的喜珠。孔實找到中原家,中原氣憤她竟然找到家,孔實用喜珠向中原道歉的方式道歉,中原問她到底是誰,孔實說是他討厭的坏女人。

主君的太陽第4集劇情

 

孔實醒來發現自己和中元睡在一起,她很高興,以為在做夢,中元醒了,知道孔實已經恢復到她自己,中元將她推下床,孔實纏著中元,她講述了自己遇到那些詭异的事,中中元說她昨晚還變成像瘋狗一樣,咬破了他的抱枕。孔實回想起昨晚她見到喜珠,然后就什麼都不知道了,喜珠附在她身上見到中元。中元還想要回喜珠死時消失的100億,所以他答應讓孔實呆在自己身邊,讓她問喜珠錢到底去了哪里。

 

姜宇早上喊孔實上班,發現孔實不在家,他悄悄進了孔實家翻看了孔實的資料,拍下她房間的照片,他疑惑孔實這麼有才華為什麼現在這種處境。

 

中元給孔實配備了手机,但是讓她沒事不要打電話更不要發短信,孔實說因為自己這種特异關系,姐姐傾家蕩產救了她,她感覺對不起姐姐,現在社長幫助她,她很高興,中原游俠動容,本來告訴孔實的是金室長的號碼,他拿過孔實的手机輸入了自己的號碼。

 

中原姑姑和姑父早上起來散步,姑姑問丈夫擾亂伊玲婚禮的女人是誰,丈夫想說說關于中元,姑姑不听,丈夫看見孔實從中元家出來,等他喊妻子看時已經不見人了。

 

伊玲和經紀人在咖啡廳看見金喜珍(名人)自戀自己是最漂亮的人,喜珍身邊有個男人,但誰也看不見,伊玲看不下去就坐在她旁邊也拿著鏡子,男人走到伊玲身邊說她是現在最漂亮的人。

 

姜宇從孔實房間出來,兩個小孩不屑的看著他,他買冰淇淋收買了兩個小孩。孔實回去看見他們在吃冰淇淋就問了,兩個小孩說是姜宇買的,而且說他喜歡她,孔實惊喜的跑走了。姜宇在樓上等孔實,孔實反而不好意思面對他了。姜宇打電話匯報了孔實的情況,對方讓他繼續注意中元。

 

中元詢問金室長慈善會的事,金室長把准備好的資料都交給中元,中元讓他准備一個離得近有讓人看不見的職位。李翰洙和同伴找孔實,遞給她一杯咖啡離開了,他們希望孔實和主君發生好事。安代理從對面走來對翰洙說副社長叫他,翰洙見了副社長,副社長問他主君和孔實的事,他把自己之前看到的事都說了一遍,他明白副社長的意思,主動說做副社長的眼睛耳朵,副社長抓住翰洙的衣服嚇翰洙一跳,副社長高興的說好。

 

伊玲在工作室做噩夢惊醒,她要參加Kingdom的慈善會,經紀人恰好拿來她夢見的拿劍衣服,伊玲認為自己還是在意孔實就穿著那件衣服去商場找孔實。她估計大惊小怪譏諷孔實做這樣的工作,姜宇看見向這邊走來,孔實看見伊玲身后的鬼,轉身逃跑,撞在姜宇身上,落荒離開。伊玲對姜宇說他們是同學,姜宇說知道,伊玲想和姜宇談談孔實,姜宇拒絕了。

 

孔實坐在中元辦公室旁,中元打開門看見她問又看見害怕的東西,她跟中元進了辦公室,她說看見伊玲身后的鬼,她自己也丟臉了,中元讓她走了。副社長看見孔實從中元辦公室出來就問金室長她打掃社長辦公室,金室長譏諷他對社長超乎尋常的關心。

 

姜宇回家的路上看見孔實怪异的樣子,他跟蹤了孔實,孔實終于回到公寓問管理員超市奶奶是不是死了,管理員說是今早的事,她讓孔實將樓下的垃圾分類,孔實上樓換衣服姜宇替她打掃了。奶奶一直糾纏著孔實,導致她整晚沒睡,早上她去找中元希望和他住在一起,中元拒絕,孔實讓他和自己一起去超市,她會找喜珠,中元讓她去找金室長了解情況。

 

金室長給孔實敘述了中元被綁架的事,綁匪挾持喜珠威脅中元,在車輛追趕的路上喜珠所在的車發生車禍。中元去商場查看,看見高調的伊玲,她完全變了風格,中元想起孔實說伊玲身邊有鬼。晚上中元和姑姑姑父一起吃飯,姑姑問孔實的事,中元說她只是對他的身體感興趣。

 

孔實在打掃衛生,中元看見又有東西纏著她,他走過去那人就消失了,中元讓孔實和他去見伊玲,孔實不想被伊玲嘲笑所以拒絕了。姜宇給孔實打招呼,他問孔實那天看見伊玲為什麼那個樣子,孔實說是有其他原因的但現在是不想被伊玲嘲笑,姜宇讓她不要在意以前的事,綠燈亮了,姜宇拉一下她的手腕走了。

 

伊玲打扮的夸張的走進會場,安代理和副社長看見都嚇到了,孔實看見她背后的鬼。副社長看見孔實在會所內打掃,他故意讓孔實打扮成服務生在會所里面幫忙。孔實走到伊玲旁邊勸她不要再听她最漂亮這句話,說完就趕緊走了,一個女人看見伊玲說自己更漂亮,鬼離開了伊玲,伊玲終于恢復原樣,鬼附在那個女人身上。

 

孔實走時碰到中元,中元讓她在會場看看有沒有什麼,孔實真的發現有人,中元不知是開玩笑還是什麼說想見喬布斯。姜宇安排會場時看見孔實和中元有說有笑。金室長對中元說巨人的社長想和他單獨見面,中元帶孔實一起去了。屋里的東西掉了,中元被嚇到,孔實向中元道歉她沒有見到喜珠,但是她想起喜珠說過的話,讓中原不要再自責,她不抱怨他,中原想了想不相信喜珠會說這樣的話,他討厭別人騙他,訓斥孔實讓她出去了。

 

孔實回去,金室長說巨人的社長遇到事故會晚到,中原想起孔實,孔實站在事故現場捂住眼睛,中元來到她背后抱住了她。

 

 

Posted by YO咪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